中國專業的國際教育交流服務機構
留學e網客服電話

當前位置:資訊攻略 > 美國 > 大學 > 留學新聞

哈佛大學也有骷髏會嗎?

耶魯大學骷髏會可謂家喻戶曉,這里骷髏會里走出了3位美國總統、2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還有無數美國議員以及內閣高官。那么,比耶魯大學更牛的哈佛大學里,也有類似于骷髏會的精英組織嗎
據說,只有三種人可以進哈佛大學讀書:非富,即貴——當然,學業也要優秀——要么就是極為聰明。而在哈佛大學有一個神秘的精英組織被稱為“哈佛里的哈佛(Harvard at Harvard)”,就鮮為哈佛以外的人所知了——即便是在哈佛內部,也不是每個人都了解。這就是哈佛學會(The Society of Fellows atHarvard University)。
這個組織是1933年由哈佛大學的退休校長勞倫斯•勒威爾(A. Lawrence Lowell,1909-1933年任哈佛大學校長,在哈佛取得文學及法學學位)與同為哈佛校友及教授的生物學家、化學家、生理學家兼哲學家勞倫斯•亨德森(Lawrence J. Henderson)共同創立。老校長勒威爾的想法是通過建立一個寬松、自由的環境,提供一種對學業水平極為優異的青年學者不同于博士學位教育的另類訓練方式——他覺得起源于德國的現代大學博士教育條條框框實在過于繁瑣,不僅抹殺創造力,還生產了大量的庸才。 他的理想是為事業剛剛起步的出色學者提供衣食無憂的環境,給他們絕對的學術自由,讓他們專心于研究,又有與其他精英定期自由交流的機會,以創立一種具有北 美特色的高級人才培養系統。勒威爾老先生以私人名義為此事向哈佛捐贈了一筆資金作為經費,并用他妻子的名字命名,以志紀念,取名安娜•帕克•勒威爾基金。
這是一個“高大上”的精英社團。在創建之初,哈佛學會在哈佛內部也顯得極為有“范兒”。創立者亨德森也擔任了學會的第一任主席。他就是那個導出了著名的描述酸堿平衡的亨德森——哈塞爾巴爾赫方程的亨德森,學富五車、著作等身,并對生理學做出了卓越貢獻。亨德森老先生時年已五十開外。他對生活的講究,更是不在其學術追求之下,號稱頗有法式品味。他主持的學會晚餐異常講究,據說房間的陳設是“特寫作家的天堂,攝影師的地獄”。曾經是學會成員的著名心理學家斯金納回憶說,吃飯時耀眼的銀質餐具夸張到讓人頭暈目眩。
哈佛學會的待遇十分優渥,其成員是絕對的學術精英。一旦當選為成員,你就可以享受一筆不菲的津貼。2014-2015年度,津貼的額度是70000美元。當然,這么多錢不是白拿的。從上面出現的名字,就可想見這個學會的成員質量之高。按照學會的說法,理想的候選人須“有能力,左右逢源,主動,有學術好奇心,而且要有異常出色的潛力。” 會員分為初級及資深兩類:初次入選者即為初級會員,任期三年。三年屆滿之后,即轉為資深會員,且會員為終身制。所有入選的初級成員主要來自在職業初級階段 的學者——要么剛剛獲得博士學位(不超過一年),要么是在博士論文的撰寫階段。候選人并不局限在哈佛大學內部。既然是精英社團,人數自然嚴格限制:初級成 員每年選擇12名,常年維持在36名。
這個組織的成員享有充分的學術自由。學會成員將可以使用哈佛大學的任何資源,選擇任何院系,進行自己感興趣的任何研究;如果研究需要實驗設施或者設備,你可 以跟哈佛大學內部能夠提供幫助的教授聯系;如果其中有任何困難和問題,你可以找系主任。學術選題不限,可以是繼續以前的工作,可以開始新的項目——總之,會員有“完全的學術自由”。
學會成員也要盡一點義務,要求簡單到讓人乍舌:住在哈佛大學所在的劍橋市附近,因為學會的初級成員和資深會員在學期中每周一晚共進晚餐;初級會員每兩周要一 起吃一次午餐。這個傳統源于創立學會的老校長的一個理念:擁有不同學科背景的學者之間非正式的討論,是非常有價值的。但除此之外,除非你可以自己給自己加 壓,哈佛大學和學會不會給你任何學術研究上的指標性的壓力:你不需要提交任何形式的報告,沒有發表學術論文的指標要求,也沒有教學任務。
從哈佛學會走出來的學者都非等閑之輩。在當選過學會成員的校友中,諾貝爾獎及各個學科的大家名流輩出,基本上每個都是學界、業界甚至政界金光閃閃的名字。
這個精英組織的宣言是這樣描述對其成員的期望的:你應該著眼于遠大的目標,而不是眼前;你不應滿足于自己取得的成績。所有你取得的成績和發現,都應該看作是所有真正的學者會孜孜以求的真理的一小部分。
包括哈佛、耶魯哥倫比亞大學、密歇根大學等在內的很多著名大學都有自己的精英團體。而能把學術自由做到極致,對會員提供慷慨的經濟支持和交流平臺,卻沒有攤派教學任務,又沒有任何定量考核指標的,只有哈佛一家。雖然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標新立異而不走尋常路,卻歷來就是哈佛的傳統。
世界名校中的精英團體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神秘,與精英中的精英相處,這也許就是名校中的另一種圈子文化吧。

丁俊晖2009英锦赛决赛